1924年2月26日,德国慕尼黑,九年后就会成为德国总理的希特勒,时年34岁,因为发动著名的啤酒馆暴动,以“叛逆罪”的被告人身份走进法庭。

法官、公诉人、陪审席上熙熙攘攘的人群,这场景让他感到着迷,不由自主地陶醉——他知道人民是属于他的,只要他拨动一个开关,人们就会把法律抛到脑后。

那个开关叫做民族主义。

阅读全文 »

保持独立审慎的思考很难,而表现对集体的忠诚,只需要服从和行动即可

阅读全文 »

今天是五四百年,曾经也是学生的我,想写一些曾经作为学生最关心的问题——就业。

还记得在学校的时候,我们评价一件事、一项活动有没有意义,最大的标尺就是“对就业有没有帮助”。说实话,如果今天的我是一个大学老师,某学生动不动就以这样的评判标准看世界,我一准让他不用再来学校,等着拿毕业证就好,

毕竟绝大部分人在学校的瞎折腾,都不如他们那一份毕业证“对就业的帮助”更大。

阅读全文 »

出发点,就注定了我们必须去的终点。

阅读全文 »

1. 前言

接触到时间管理的概念,是在两年前读到的那本奇书——《奇特的一生(柳比歇夫坚持56年的时间统计法)》,彼时我正身在一个工作压力并不那么大的地方,所以读过之后也就放下了。

直到一年以前的这个时候,因为一些原因被调任到海外,高强度的工作和繁琐的头绪,让我不得不考虑如何不被琐事淹没,而将更多的精力和时间专注于真正有价值的长期性工作,以及对自我成长有意义的事情上,这时候曾经读过的这本书就跳进了我的脑海。

我于是通过已有的工具和能力,开始进行时间的记录、统计分析,到现在已经一年有余,我认为还是有必要做一个简单的回顾和分享。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在原著中,柳比歇夫的统计是以半小时为单位,用纸质笔记本来统计的,得益于信息时代的优势,我们理应有更好的工具,帮我们把翻页、运算等更繁琐的动作省去。所以这也是本文的第二个目的:分享我所使用的方案,给后来者提供借鉴。

阅读全文 »

过河与阅读,都是只属于某一个时期的奇妙体验

阅读全文 »

“我认识你,永远记得你。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美,现在,我是特地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那时你是年轻女人,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