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为什么没坚持收复台湾?

1958年1月1日,台湾《民声日报》,当日头条置放蒋肖像,头条副标题为:“匪共四面楚歌,覆亡为期不远。”

从《毛泽东评点二十四史》里,有故事一段:

1966年3月,在杭州的小型会议上的一次谈话中,毛泽东说:曹操这个人还是很好,打了袁绍,特别是打过乌桓,进了500多里,到东北迁安一带,不去辽阳打公孙康。于是袁绍的儿子袁尚等人,就要谋害公孙康,公孙康杀了袁尚兄弟送头给曹操,所谓“急之则相救,缓之则相害。”

我认为从毛泽东对曹操这个的战略动作的欣赏中,可以揣测到他为什么不坚持去收复台湾。

1949年,蒋介石败退台湾,其形势正如官渡、仓亭两战之于袁绍,但好在蒋公毕竟还是强过袁绍,没有因为一次惨败而气死,胸中依然能容下这样的惨败,一待屁股坐稳,立即筹建了“敌后工作委员会”和“大陆游击总指挥部”来负责对大陆的骚扰和渗透。

需要注意的是,这时候他和毛泽东的战略位置就发生了重要的反转。

从1921年中共立党始,到1949年胜利赢取中国大陆,期间二十余年,蒋和他的国民政府,始终都是名义上的中国统治者,而毛和中共,始终是一个反对派。

做统治者和反对派是不一样的,最大的不同就体现在战略目标上,统治者天然就背负了比反对派更沉重的枷锁。

反对派只要其政治组织依然存活,且没有因为内部斗争而放弃了共同目标,那就始终不能断定其已告失败。

但对于统治者来说,如果希望保证自己的合法性始终得到多数人承认,其战略目标决不能仅仅是存活这么简单,它必须建立并持续的维护一个稳定的社会秩序——包括内部的和外部的。

一个统治者一旦被证明无力提供一个稳定的内外秩序,它就很容易被降格为与反对派没什么区别的多股势力中的一股——如果让民众及各地方势力有了这样的判断,那么统治者永远无法断绝多方下注的行为,这往往会形成恶性循环,让反对派始终不死不休,无法被根治。

这就是老蒋在面对中共时的困境。

而在1949年之后的对立中,中共面对的反对派还是曾经的统治者,在大陆的根系不可谓不广,其武器也不可谓不精良,在冷战的时代背景下,其外部支持也绝不可小觑,若毛不能好好经营出一个稳定的内外秩序,历史再度倒转乾坤也不是天方夜谭。

所以,1949年后很长时间里,毛泽东尽管不勉求收复台湾,但在重要的战略动作期间(如朝鲜战争),都极为关注台湾方面的动向。

那时候的台湾,在中国大陆的最高执政者眼里,还依然是全中国统治权的重要竞争者。

这样看来,毛泽东搁置台湾的考虑就可以理解了,一个对统治者有威胁的反对派,两个战略目标都缺一不可:其一是存活,其二是“一定要将现行统治者取而代之”的共同目标。

换言之,一个反对派要真正被消灭,要么肉体毁灭,要么人心离散,再也无法凝聚起“取代现行统治者”的共同目标。

于是毛泽东的考虑就很容易理解了:在美国支持的情况下,不管大陆武力如何增长,中共和大陆政府想要从肉体上消灭蒋介石及其全部势力,根本是不可能的。就算能打下台澎金马,老蒋和他的核心队伍还是可以全身而退,换个地方继续恶心大陆,而老毛和大陆政权,花大力气打下了台湾,却并不能获得更稳定的内外秩序(甚至可能更差),这笔买卖肯定是亏的。

于是只能着眼于反对派的第二个必备要素了,那就是想办法让他们无法再坚持做一个反对派,这一点无法用蛮力创造,甚至越是用力,越是把事态向相反的方向推进,正确的搞法是创造某一种环境,让反对派得以凝聚的共同目标成为无源之水,无根之木,具体说来就是不给台湾施加过多实质的军事威胁,让老蒋的反攻大陆宣传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像一个梦幻泡影,越来越不得民心,从而被迫放弃这一目标。

在法理上,蒋介石是中华民国的总统,而不是作为一个独立国家的台湾的总统,所以他必须宣称要光复大陆,也必须拒绝甚至镇压任何窜动台湾独立建国的意识形态,这和他的个人道德、爱国情操都无关,因为非如此,他将难以维持自己的权力。

所以在毛泽东无法消灭他的时候,蒋介石事实上还很需要毛泽东频繁的关注,有了毛和大陆的威胁,蒋介石才有充分的理由来统一国民党的思想,压制党内和岛内反对意见,执行各种集权和高压政策,保住自己最后的权力。

蒋介石可能从没有在他一生中,像1949年之后那样,那么期待老毛的挑衅和对抗,他曾经统一中原,为中国共主,那时候毛泽东和共产党是蒋介石案头最憎恨的东西,他不惜发动五次围剿来解决这个问题,甚至在没有发动的第六次围剿中,他都打算使用毒气这种极具争议性的武器。

历史好像在跟老蒋开玩笑,在他惨败涂地之后,曾经最恨的那个人和那个政党,成了他晚年最想要在下级的报告中看到的人。

敌人可真是个好东西,最近的例子就是今年初那场不断宣传“亡国感”的选举。

但这时候毛泽东却很巧妙的把他晾在了一个尴尬的位置上。

于是台湾的历史就成了我们今天看到这样:最初,老蒋还能靠多年余威和高压政策控制局面,到了小蒋这里,却连压服党内各派都难以做到,蒋家王朝也不得不二代而终,在各方压力下开启民主化,换取了“中华民国”和“国民党”这两个实体存活至今。

我们完全可以畅想,若是在大陆没有实质威胁的情况下,蒋家还执意要坚持白色恐怖,坚持家族世袭,号召着一个让年轻一代摸不着头脑的“反攻大陆”(大陆?大陆是哪里?为什么要反攻?),那么像外省人和本省人的冲突、国民党党内争权夺利等各种矛盾,完全足以让台湾秩序崩坏,届时大陆就是坐收渔利。

即使是现在,依靠民主化得以延续的“中华民国”和“国民党”两个实体,也不过是苟延残喘而已:中华民国的认同在日益强大的本土认同面前一天天的褪色,而曾经不可一世的国民党,也只能跟在台湾本土政党的那些更为本土化的议题后面亦步亦趋。

纵观全岛,现在已没有任何一个政治力量可以像老蒋一样用“反攻大陆”为核心议题号召起有效的力量,台湾的普遍议题不再是“是否反攻”,而是“是否独立”。

至此,台湾对中国大陆政权的威胁,就此被永远降格为一个想要脱离出去的分裂者,而不是曾经那个全中国最高统治权的有力争夺者。

好一出软刀子杀人。

坐在北京观察台湾的毛泽东,和从柳城撤军准备隔岸观火的曹操,相隔千年,却在战略选择上达成了惊人的一致。

欢迎关注我的其它发布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