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啸卿的咆哮

虞啸卿 & 龙文章

《我的团长我的团》里面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角色,除了死啦死啦和孟烦了,恐怕就是虞啸卿了。

这个角色初为团长,后为师长,在《团长》这个故事框架里,他和他的家臣、搭档唐基一起,对川军团的命运起着决定性的作用,但在电影和小说描绘到的地方,他的占比却始终像一个配角。

对他的经历叙述得太少了,以至于看完故事的人往往对其产生了一种误解。

最常见的质疑,就是虞啸卿为什么脾气那么差,每当死啦死啦试图解释什么或者讲点道理的时候,总是会被其粗暴的打断?
我认为不是虞啸卿不信那些道理,恰恰相反,他是听过了太多上级、同事使用那些冠冕堂皇的词汇和概念了。

民族、家国、我们、保卫,这些车轱辘话他一定早听得耳朵生茧,但也完全可以想象的是,他遇上的死啦死啦之前使用这些词汇的人,无不在用那些词汇打着伪装,却行着苟且之实。

虞啸卿不是完全的傻瓜,他在个人战斗力和军事指挥能力上的造诣,在《团长》整个故事中没人可以小觑,所以那些打着爱国爱民族的旗号却一直给自己捞好处的人当然也逃不过他的眼,他对死啦死啦高谈阔论的厌恶,其实不是针对死啦死啦这个人,而是针对那些其他国民党军官的。

“我生平最恨高谈阔论。”

能说出这话,可见国民党的官员把他都恶心出条件反射了。

但他不能对着那些军官发火,因为那些人和他还有他的家族错综复杂,比如看着他长大的家臣唐基,甚至还有他的父亲,其实都是那个庞大而腐败的官僚体系的一部分,他鼓足了勇气也许能和唐基撕破脸,但他能和父亲以及自己的家庭撕破脸吗?他不能,这不仅仅是一个能力限制的问题,还有心理上的限制,他不能完全否定自己的父亲,因为人的大部分成就,都是在父母给予的基础上发展得来的,全盘否定他的父亲,只会得出一个他目前的一切毫无意义的结论,这当然是他无法接受的。

虞啸卿的困境是很多国民党官员困境的一个缩影,龙文章与其说是他的下属,倒不如说是他理想的一个投射,就像孟烦了最初的理想一样,为了一个正确的信念,战场上“大家一起往前冲,我是其中的一个”,而他们面对的现实却始终是,“谁冲第一个谁傻逼”,而且最要命的是,他们的父辈乃至爷爷辈,都是因为“不冲第一个”才活了下来,都是因为把有良心的战友卖了出去,才能有他们的存在。

人之所以愤怒,往往都是因为面对着无法改变而又不愿接受的事实,对虞啸卿来说,国民党烂的爬不动的官场,就是这个让他发疯的事实。

一个队伍,烂到不给后继的年轻人任何自由发挥理想的空间,并且还占用了所有高谈阔论的频道,把爱国当成一层皮,反复要求大家背诵车轱辘话,只能让任何有理智、有思辨精神的年轻人对爱国言论都普遍产生反感。

这些年轻人里面,得到了一些东西的,会成为虞啸卿,什么也没得到的,就成了孟烦了。

最难能可贵、万中无一的龙文章,却总是要被牺牲在南天门上的,用自己的热血和才情去推动一点小得不成比例的进步,等着“终于年轻起来”的那一天。

欢迎关注我的其它发布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