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来的壹基金温暖包

壹基金温暖包

收快递的时候偶然发现了壹基金的温暖包,想起来,这都是18年寄给我的了,因为我不在深圳而一直没有取,就放在快递柜旁吃了这么久的灰。

这个温暖包在这个时候碰见我,像是命运特意安排给我的一种鼓励。

毕业五年来,我在不同的公司工作了五年,薪资有高有低,但在脱产前备考MBA之前一直在坚持壹基金和免费午餐的月捐,目前共计捐款两万六左右,摊到这五年里,平均每个月捐出450块左右。

450,大概就是两个壹基金的书包,或者请40个小孩吃了一顿免费午餐,想起来,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我原来捐款,是出于一种自认不匹配所得薪资的愧疚感和工作过于抽象、间接而带来的迷茫感,现在回头看,这捐款对我的帮助还不仅限于此。

它的存在,提醒着我这过去的五年并不是一无所获,哪怕我跑过的街道一如既往,哪怕我做过的市场早就另一个模样,哪怕我设计的管理流程早已面目全非,至少还有这件事提醒我,我切实的创造了价值,帮助到了最需要帮助的人们。

人各有长,在我不能身体力行的做一些帮助他人的事情的时候,用我自己的劳动在市场上换来货币,再将一部分捐给需要的人,这就是公益的过程。

而我在五年中捐赠的每一分钱,都是自己作为一个普通的劳动者,在自己的岗位上挣来的。

我劳动,然后把我出卖劳动力所得的一部分捐给需要的孩子们,这让我觉得,工作中的压力、不快、愤懑,至少有一部分是为了这些身处更大的困难中的孩子们而承受的。

这让一些平淡而乏味的工作也变得生动,不那么可怕了。

如果我们只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工作,我们一定会在更近期的利益(偷懒、升职加薪)和更长期的利益(自我成长,职业积累)之间患得患失,进而裹足不前,而为了一个非私利的目标去工作,那种感觉是不一样的,使命感可以很容易让一个懦弱的人变得坚强,犹豫得人变得果断。

所以如果你也有我在参与公益前的虚无感、愧疚感,或者患得患失的犹豫,我想我的切身体会,可以提供一点小小的参考。

如果我们选择了最能为人类福利而劳动的职业,那么,重担就不能把我们压倒,因为这是为大家而献身;那时我们所感到的就不是可怜的、有限的、自私的乐趣,我们的幸福将属于千百万人,我们的事业将默默地、但是永恒发挥作用地存在下去,面对我们的骨灰,高尚的人们将洒下热泪。
——《青年在选择职业时的考虑》马克思

欢迎关注我的其它发布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