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县、入关学能提供给我们什么信息?

山高县是一个知乎用户,所谓“入关学”是他所提出来的一套理论,在这里不细表这些东西,有兴趣者可以自行搜索到。

简单说来就是,山高县将他对于中国的世界地位、战略方向的看法,都一一对应到了历史上的建州女真的处境当中,从而得出核心结论如下:

  1. 中国和中国人,相对于美国建立的普世价值秩序,其实就是“蛮夷”,不管怎么做都是错的,只有打败美国才能获得正确;
  2. 中国人也无其他出路可选,不管怎么样都会面临秩序的建立和维护者的种种挑衅和打压,一旦失败就是亡国灭种;
  3. 打败了美国,控制马六甲和印度洋,才是真正的中华民族复兴,才能从根源上解决中国今天的社会压力过大、生活水平和经济地位不匹配的问题。

一、剥皮:一个精妙的比喻,最终也不过是一种修辞

这三个结论已经毫无疑问的构建了一个自洽的宗教体系,或者说意识形态。纵观所有的意识形态,他们都有这三个成分:

  1. 体系:一套可以诠释一切的话语体系
  2. 失败:一个可怕的失败后的未来:论证追随者无路可选,必须选择某项行动,否则就要面临一个可怕的完全无法接受的未来;
  3. 成功:一个美好的成功后的未来:论证追随者成功后可以获得什么。

不信?我们简单的试一下,这是共产主义:

  1. 体系:人类迄今为止的一切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
  2. 失败:无产阶级如果不团结起来,就不得不面对资产阶级越来越严密和无情的剥削和压迫,被异化为劳动工具,失去人的天性;
  3. 成功:无产阶级大团结,打败资产阶级,建立共产主义社会,永久消灭剥削,天下大同,造福世界。

这是HK和阿拉伯之春中被煽动的年轻人追求的普世价值:

  1. 体系:人类的所有发展目标都是为了建立一个民选的政府;
  2. 失败:只要没有全民选举,人民就将始终遭受暴政的压迫,没有自由,没有独立精神,成为永远的奴隶;
  3. 成功:只要赢得了全民选举,人民就可以生活在阳光下,幸福、美满。

这是伊斯兰教:

  1. 体系:安拉创造和赋予了人类一切,并驱使他的信徒去和人世间的魔鬼、异教徒作战;
  2. 失败:不信教者和叛教者死后,将永生在火狱里受罚;
  3. 成功:义人(信徒)在战斗中死后,可以永远在乐园(伊斯兰教的“天堂”)获得欢乐。

看得多了历史,就会发现意识形态千千万万,但是大家的玩法归根结底就那么些,一个独立的话语体系,一个不相信它和违逆它的人一定会遭受的惩罚,以及一个最终的胜利的美好希望,待在其中的人觉得找到了归属,被一种拯救世界的情绪所缠绕着,他们几乎感动得掉下泪来。

如果你有一定的逻辑学修养,你会发现,我所做的上述结构,和山高县类似,也不过是一种比喻而已。

比喻是文字的魔法,一种修辞手段,非常便于用来传达和教授某种知识,它依赖于接收者脑海里既有的知识体系,将某种新的思想投射到那个体系中的一部分,让接收者可以快速的理解一个新的东西。

但比喻也有一个麻烦,那就是喻体的荒诞和错误,并不能推导出本体的对错,正如我将某人比喻为红太阳,但若某天发生日食,这当然是一种自然现象,但即便我不知道日食的原理,我也应该明白:某人如同红太阳,不过是一种比喻,太阳本身的命运并不和他这个人存在任何事实上的关联。

可惜的是,我们似乎从来都没有学会这种就事论事。

不管是外网的各路民运,比如阿姨,还是墙内的山高县,我仔细看了他们发表的短内容(推特)和一些较长的文章论述,他们所做的无非就是无限制的使用比喻,将所有现实中的事件、人物都对应进入他们的那一套话语体系,他们甚至都没能提出一个对和错,只是故作高深的用另一种方式炫耀他们对某一部分历史的了解而已。

所有历史都是当代史,这句话的意思是历史永远延续,每一部历史的后果都以某种现实的形式存留在我们身边,可我看有的人,似乎把它理解成了“历史都是在逐帧循环播放”。

二、思考:讨论山高县及入关学的真实观点

以上是一层剥皮,用以剥去山高县那层神神叨叨的话语体系,那些比喻就算和今天的现实再相似,也不过是一种修辞手法,我没有兴趣讨论修辞,我们正面讨论他的思想核心。

山高县和他的追随者最让我感到意外的一点是,有人真切的提出“三亿美国人才是中国人真正的敌人。”

什么是民族主义,这就是,他们无缘无故去仇恨一群自己甚至都没有见过的人,并认为后者掠夺、压制了自己,所以需要将其消灭或者至少打败,才能获得更好的生活水平。

写到这里我感到一股莫名的悲哀,因为我发现除了马克思那一套阶级论述,没有任何一种其他思想可以对冲这种民族主义的情绪和观念,或者我也在逐渐接近历史的本来样貌: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一直追溯到法国大革命之后,长达一百多年,民族主义一直是世界统治者的法宝。

但没有什么比现实更教育人,一战惨痛的伤亡让每一个普通人都开始了反思,于是他们迫不及待的又投入到马克思的思想的怀抱里,把枪口对准了他们所认为的阶级敌人,于是另一种过激又把这种思想搞得像一种新的病毒,在我们这个民族的历史记忆里,那就是十年的XX大革命。

人类作为一个群体,表现得像缺乏恋爱经历的初中少女,总是一再被不同的渣男用花言巧语骗走一切,教训惨痛却周而复始。

民族、阶级,这些东西是对现实的一种解释,而不是现实本身。但是可惜的是,达成这一条理解,需要耐心阅读广泛的历史。

面对可能消解自身意义的另一种思想,思想本身和人的反应都出奇一致:他们会首先认定这是敌人的麻痹政策,共产党曾经骂日本军国主义是掩盖阶级矛盾,相对的希特勒也曾经骂过社会主义者是在用所谓的阶级矛盾来掩盖犹太人的阴谋事实。

读者当然可以把我的这番论述也当作一种武器,如果你是左派,你可以说我在掩盖阶级矛盾,如果你是民族主义者,我又可以是掩盖民族矛盾的人。

如果真有人这么做了,请诸君观察,仅仅在中国,在知乎这一个小小的地方,我们就能遇到这么多的“不同”,就有这么多人持有不同的政治观念,那么民族主义的笃信者们,你们又是如何判断出,在大洋彼岸的美国,三亿人都秉持着同样的信念要置我们于落后、贫穷之中呢?

三、民族主义在中国

左派也无需慨叹世风日下,因为究其本源,这里本就是一个套上了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外壳的民族国家,打从太祖那里开始,国际共产主义事业的优先级就没有高于过中国自身的独立和建设。

毛泽东是有眼光的。 他的目标不是抽象的社会主义方案,不是俄国革命的重复,并不是“另一个十月”就可以概括在江西山区里流汗流血的目的。
他关于世界革命的梦想并不清晰,但中国是底线。如果中国处于危险之中,那就没有什么比挽救中国更重要。中国没有了,那么一切关于革命的谈论就只是没有根的知识分子的空谈。
————《毛泽东传》罗斯·特里尔

所以对后来者而言,社会主义不过是一个通往幸福生活的口号,尤其在太宗改制以后更是如此。

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幸福生活的中产阶层,追求幸福的欲望总是会比创造幸福的能力增长得更快,于是耐心不再被称作一种美德,他们比父辈更难以接受等待、忍耐,而愿意去听取某种银弹式的方案,这些方案大多是这样一种句式:“只要……就……”

美国只是刚好待在了最显眼的那个位置,于是承受了所有的炮火,新年轻中产在面对经济停滞时的压力,面对雇主的压力,面对业绩的压力,全部都被诠释成大洋彼岸的另一群人的吸血和打压,于是社会主义大国空有其壳,却塞满了一堆狂热的民族主义者。

这是山高的入关学广受传播和认可的历史原因,另外他的手段我们也需要注意,没有这些通俗化的手段,也不能传播如此广泛,这个手段就是政治圈层化。

有一些词汇,是专属于某一群人使用的,他们可以非常低成本的利用这些词汇来辨别对方是否是“圈内人”,进而进行一些心有灵犀的沟通。比如:无产阶级,小布尔乔亚,自由,民主等等。

对所谓的“入关学”的信徒而言,这些词汇是:入关,建州女真,叶赫阿拉,成化犁庭。

我不否认这些历史,但我否认他对历史的选择方式,这是所有政客的基本功,历史是一天一天的发生的,但是在他们那里却变成了一件事一件事的发生,在那些重大的历史事件之间的人们,好像没活过一样。

他们给你看一段剪辑过的视频,然后塞给你一个解释,告诉你这就是历史的真相。

因为了这种简单易接受的比喻,加上这种话语体系的足够庞大和一体化,给外人一种莫测高深的感觉(怎么全都是我不懂的词汇),于是一个政治圈层的人群在舆论厂上就有了相当清晰的辩认度。

在碎片化的时代里,整齐划一是一个稀罕物,所以看起来声势浩大,认同者众,进而吸引更多人。

但愿我能看到这种狂热的终点,但愿我不要看到。

欢迎关注我的其它发布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