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主义政治化

泰国曼谷,一名年轻的气候问题抗议者

我从前有问过自己一个问题,现在的青少年眼里,什么东西最酷?

这是个诸神都灭亡了的时代,曾被几代人视为最高理想的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落地了,但是乌托邦并没有到来。

共产主义都被拉入了凡间,被共产主义者批判和解构了上百年的宗教、种族还有资本主义社会,当然也更不能免俗,他们如今只能在局部范围里翻涌,不再拥有曾经的荣光。

一句话,我们活在上一个上帝已死,而新的上帝尚未诞生的年代。

我们失去了一台可以跨越种族、宗教、肤色的理想熔炉,但我们并不能阻止生命本身的短暂,熔炉对生命的燃烧效率是高效而恐怖的,但生命吞噬他自己的速度也不遑多让。

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年轻人们没有获得太多,但却总是同时接收最多的通识教育,于是他们总会去不断寻找一个能让他们反对全世界的理想,去满足他们想要燃烧,想要改天换地的欲望——这是所有年轻人的天性,我知道他们总能找到的。

2019年,Greta Thunberg 大火,“How dare you” 传遍全网,这个小女生带领无数初中、高中生每周五罢课游行,相关的 tag #fridaysforfuture 热度居高不下,我就是在那时候开始关注这件事的,吸引我关注的不是环保和素食话题本身,而是那些比我小了起码十岁,来自全球各地的在校学生们的游行——从他们坚定的眼神里,我分明看到了又一种可以跨越无数障碍的组织力和号召力。

Greta 这个女生当时被墙内嘲笑了很久,国内网民嘲讽她不接地气,不懂环保和经济的平衡,提出的环保诉求(比如立刻放弃化石能源)过于激进,但我看到的是却不是她和她的诉求,一个 16 岁的小姑娘要拥有这么强大的号召力,仅仅靠她个人是不可能的,我更重视的是她背后的那些人和势力,以及他们所选择的这个足够酷、足够普适的思想。

是啊,对于发达国家以及为数不少的发展中国家而言,温饱问题已成为遥远的历史记忆,上代人的共产主义理想也被证明了并没有好到哪里去,如今还有什么思想能比环保主义更正确、更不可质疑呢?

我们只有一个地球,如今它的气温每年都在上升,带来了无数的自然灾害——洪水、海啸、山火、海平面上升,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些成年人,这些既得利益者不愿意放弃自己的利益,于是化石能源至今还没有被废弃,相关的产业转型也慢如龟速,这些成年人为了他们自己的生活享乐,透支了我们这些年轻人的未来……

希特勒说,一个成功的革命,可以没有英雄,但必须要有魔鬼。

我觉得应该补上一点,成功的革命,除了魔鬼还有一者不可或缺:乌托邦。

每一个成功的意识形态都必然同时定义了乌托邦和魔鬼,乌托邦是信徒认为自己的牺牲得有所偿的核心动力,魔鬼是他们痛恨的对象,是弥补和缓和信徒之间的矛盾时最有用的利器。

回看环保主义思潮,如今魔鬼和乌托邦都凑齐了。

FFF(Fridays For Future)官网上,他们的诉求是:要求全球变暖回到只比前工业时代高 1.5°C 的水平,废弃全部化石能源的使用等,这是他们的乌托邦,而他们的魔鬼就是那些既得利益的成年人,是他们仇恨的对象。

2019年的联合国大会上,Greta 瞪着美国总统 Trump

南华早报 - Greta Thunberg批评中国,因中国籍环保主义行动者欧泓奕在上海街头进行环保抗议时被拘留问话

很多人,我相信包括我们的很多基层领导人,还没有注意到环保主义的真正力量,因此我尤其需要提醒诸位:环保主义不像民主思潮,在多年的渲染和宣传后,我们的青年早已对其话术和思想有了抵抗力。环保主义是一个我们从上到下都无法回避、无法否认其正义性的议题。

因为经过这么多年的共同宣传和渲染,环保不仅仅是欧美国家的终极正确,同时也是我们很多青年的终极正确,一门思想拥有了如此超然的地位,被政治所利用只是时间的问题,如今这个趋势已经渐渐清晰了。

我最后一个论据来自于最高表态:我们刚刚在联大提出中国将在 2060 之前实现碳中和(carbon neutrality)。基于我对环保主义全球运动的观察,我绝不认为这种表态是无缘无故的责任感的抛洒,它更是我们保障稳定的护身符。

参考阅读:

  1. 我国承诺在 2060 年前实现碳中和 | 绿会国际部气候变化关注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9341791
  2. Fridaysforfuture 官网 | Our Demands https://fridaysforfuture.org/what-we-do/our-demands/

欢迎关注我的其它发布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