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标系

六岁时,过河是奇妙的体验,
河水奔涌,岸却不动,
把废旧的三轮车放在河床上,
就能带着岸上的整个世界,迎风破浪,
向河流上游疾驰。

十六岁,阅读是奇妙的体验,
纵横捭阖,挥斥方遒,
把脑袋埋在他人幻想的透镜里,
世界和历史变得五光十色,大不相同,
每一种好像都对。

孩子长大了,
就不会再混淆河流与岸,动和静,
阅尽历史和故事,
他也不再那么坚定的相信,不管看上去多完美的那些透镜。

可他们无一例外,
都想回到那些奇妙时刻。

欢迎关注我的其它发布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