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自动化的直接民主,会是未来民主的模样吗?

TED上有一个视频让我觉得很有趣,名叫《A bold idea to replace politicians》,演讲者大意是畅想了未来世界的民主形式——程序自动化下的直接民主。

迄今为止,人类的民主形式大致可以分为两种,第一是直接民主,第二是间接民主,直接民主在古希腊那些人数较少的邦国很常见,而间接民主则是现代社会的主要形式。

直接民主,简单地说就是直接投票,所有人投票来决策那些公众议题,小到垃圾站应该修在谁家附近,大到我们应该发展数学还是艺术,各自分配的投资是多少等等,这个操作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在现代社会是行不通的。演讲者 César Hidalgo 提到了一个数字:

2015~2016年,白宫一年审批的法案就超过了6500个,同时参议院审批的法案超过3500个,平均每天审批的法案一共14个——这些议案大多极其复杂冗长并牵涉广泛,甚至要求一定领域的专业知识。对于一般投票者而言,搞懂这些法案本身的意义就需要不少时间,更遑论做出正确的投票决策了。

所以现代社会的民主形式基本以间接民主为主,也就是通过一定形式,选出一个代表,让这个“代表”代表我们的利益,替我们去处理那些议题。但是这样就有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代表拥有权力之后,往往其所作所为并不完全符合选举人的利益,因为监督本身就需要成本和一定的知识,或者说,选举过程中如何辨别哪个代表真的能代表民众利益,也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

César Hidalgo 于是提出,也许未来我们可以采用自动化的程序来实现直接民主,他的想像中,未来每个人都拥有一个选举程序,你在其中输入众多可以推测你政治倾向的信息,比如喜欢的书、电影等,链接你的社交帐号允许它读取你的点赞和所有分享,然后这个程序会利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自动地帮助你去参与政治投票,而所有人的投票结果,最终都会综合起来按照民主原则去直接产生作用——而不再需要总统或者议员的审批,应该修建的道路、拨款给某某公益组织等等,一旦投票完成,它就会自动去完成该操作。

当然,你也可以自己掌控和训练这个程序,在“程序全自动投票”和“个人全自主投票”之间的任何位置你都可以选择,并且每一次你的自主选择也会成为训练该程序的数据之一,帮助它更好地揣测你的政治倾向和投票意图。

最后,对于在自己在演讲开头提到的民主的一个问题:投票率太低,César Hidalgo 给出了他的答案,非常具有极客气质,那就是:民主的参与程度太低,恰恰可能是因为我们没有一个好的用户界面。

这个系统的未来无疑是值得畅想的,甚至极有可能在技术上已没有任何障碍,去年这个时候,Facebook 因曾给一家叫剑桥分析的公司提供数据而被推上了风口浪尖。据爆料称,后者利用这些数据,刻意地精准推送社交广告、邮件新闻来引导美国用户的政治观点,最终帮助特朗普成功赢得了大选。

既然技术上已经可以实现干预大选,我想这家叫剑桥分析的公司必然是有一个程序化分析政治倾向的工具,或者叫做人工智能系统也不为过,这个系统的一个必备功能就是,从你所看的新闻、书籍等外部信息,判断出你的政治倾向。因为如果没有这个前期的判断,他们所谓的影响和干预也就无从做起。

在开源代码和区块链技术如此蓬勃发展的今天,我认为这个系统的大众化只是一个时间问题而已。

原文已刊载:端传媒 - 《程序自动化的直接民主,会是未来民主的模样吗?》

欢迎关注我的其它发布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