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所有美好之前,让我们先在一起

回顾一下,2019年逝去的那些生命。

  1. 2019年11月13日,香港上水,约中午12时有穿黑衣的人士与清理路障人士互相指骂,之后双方拾起地上的砖块互扔,一名70岁男清洁工罗长清路经冲突现场,未与人发生争执下,在混乱中被一名黑衣人示威者以砖头击中头部后死亡;
  2. 2019年11月27日,浙江宁波,凌晨1点30分左右,高以翔录制浙江卫视真人实境秀节目《追我吧》将近17小时后,在“你追我逃”奔跑环节中突然放缓步伐,喊一声“我不行了”后坐在路边花台,随后躺倒并晕倒、心脏骤停3分钟,经现场的心肺复苏15分钟后一度恢复心跳,但送至宁波市医疗中心李惠利医院急救近3个小时后仍宣告不治,享年35岁;
  3. 2019年12月24日,中国北京,6时许,杨文医师在正常诊疗中,遭到一位患者家属的恶性故意伤害,致颈部严重损伤。因伤势过重,经抢救无效,于12月25日零时50分不幸去世。

生死是很重大的事情,每一次这样的新闻发生,我们照例惋惜,或偶有痛骂。这种情绪好像一阵风一样吹过,对他们而言就是一切的生命,只换来了我们一周左右的热烈和惋惜。

这场景让我想起一个不恰当的比喻,比如一百年前,那个让鲁迅痛下决心弃医从文的电影画面。

或者这样的比喻更加贴切:那就是一条路上坑坑洼洼,有个奇怪的坑总是让来往车辆对撞而死伤无数,这么明显的可以被人们改掉的错误,我们却总是停留在声讨,惋惜,RIP三连,好像盲人一样排着队走在悬崖边上,会不会掉下去完全靠运气。

这很明显是不科学的,至少是不能让我们感觉到安心的。

一、那个坑是什么?

大概去年,也是年底前后,某明星的粉丝为其主动刷榜,刷到大洋彼岸的iTunes等诸多平台都发现了异常,消息传回国内被人痛骂“丢人丢到国外去”,我那会写的一篇感想《从一次刷榜说开去》,里面有一句话,放到这里可以作为背景:

对粉丝的知识背景和年龄而言,他们认为给偶像买专辑有意义。

其实对我而言,我也有我认为有意义的事,值得我为之花费金钱、时间和精力。比如说为尘肺工人,为遭遇性侵还要被社会歧视的女生们,为某个被污染的渔港……
这就是我的狂热——我只会为了我心中的正义而狂热,为了捍卫每个人追逐美好生活的权利而狂热。
然而今天的时代却说,狂热的门票,我们只开放娱乐追星这一种。

如果说,当时我提到的这种现象是因,那今天我们所看到的东西,其实就是它的果。

我们总是在惋惜和声讨,并暗中祈祷下一个不是自己,然而人生怎么能事事顺心?假想一下,现在你遭遇了劳资冲突或者医患冲突,你或者你的家人想要维权,在现有的社会现状下,你们的选择其实少得可怜:要么就是期待某个青天大老爷帮助,要么就是堕落到文明社会之外,用暴力、胡闹来赢得本该属于自己的东西。

文明的社会不应该是这样的。

为什么,我们不被允许有两个各自代表劳动者和资方的团体?这样以一种文明的方式谈判,达成利益的妥协和分割,既能减少了暴力冲突的可能,又能保证个案中的个体,各自作为团体的一份子对谈判结果的服从性;

为什么,我们没有一个医生职业联盟,主动为杨文医生的事件发声,推动案件进展,促成一个让广大医生满意的结果——不管是这个个案的判决,还是未来的法律和制度保障。

最应该代表我们的利益的人在哪里?

中国的经济发展已经到了这个阶段,社会财富急剧增长,人和人,群体和群体之间的矛盾只会不可避免的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我们不可能再靠一些空泛的口号就能让各个社会群体一起搁置争议,因为这些争议所牵涉利益早已越来越大。

在创造更进一步的美好之前,我们需要先在一起。

以职业、行业或别的任何什么方式组成一个可以运作的社会群体,来保证本团体的利益,在与其他团体利益冲突的时候,这个团体可以派出律师,联络媒体,提供紧急资助等等,让我们在默默忍受和暴力应对之外,有第三个更文明,更像人的处理方式。

诚然,我们避免不了这些工会、行业联盟的管理者也有一定的可能性成为利益既得者的一份子,但是在目前看来,这是我们可以选择的最文明的一种解决社会矛盾的方式,否则的话,我们面临的命运不过两种——压迫者和被压迫者而已,前者的命运大体就是工位上的猝死,或者深圳东北方向的看守所的劳改,或者被某个丧心病狂的患者杀害后,医院领导方因为没有任何反面的压力,所以就纯粹的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压制新闻,甚至还给杀人者的家庭VIP,后者的身份也许有人羡慕,但我不认为那是一个文明的社会该有的状态。

我们理应有第三种生活,为我们所未曾经历过的。

二、我们能做什么?

作为一个普通人我们能做的极其有限,但我想至少有两点是可以做的:

  1. 正视社会科学,正视他人的制度成果,不要再认为讨论这些的人是疯子。

这是笔者在生活里最常遇到的,一旦讨论到群体,政治等等话题,不少人就觉得“无聊”、“反正也改变不了”。
更令人担忧的是,这种盲目和忽视,也同样应用在对于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看法上。

如果你过去有过这样的想法,那么我希望看完本文之后,至少对于某些其他国家社会里的工会、行业联盟,你应该对其正面和反面的意义都有一个更全面、客观的看法,而不是被某些人刻意引导成了一味的否定。

  1. 把你认为对的想法传播出去

改变一个人的观念很容易,但改变一整个社会的却很难。但至少,你可以把自己认为正确的观点分享出去,比如我可以花一个下午写这篇文章,你可以动动手指,分享出去。

一念之间,我们都在轻微的改变着世界。

欢迎关注我的其它发布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