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道德审查会是干什么的?

最近一个消息突然在游戏玩家圈子炸开,那就是网络游戏道德委员会的成立,并对首批20款存在道德风险的网络游戏进行了评议。

对于统治者而言,道德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好东西,因为它虚头八脑,怎么解释都可以,是万能药。不过对于被统治的我们,可就不是什么好事,遗憾的是有一些人并不太明白,认为检查也无不妥,例如我看有人提倡和支持检查的理由,就是现在的网络游戏打打杀杀,或情色内容太多,影响未成年人的心智成长,容易导致模仿。

既然已经开始考虑未成年人的成长问题,我想持此观点的大抵是成年人,同时我也对这批成年人的人生经历感到一种好奇,因为据我所知,经历过中国校园生活的,不管是哪一代人,记忆中总是会有那么几起由学校里未成年人所发动的暴力行为,不管什么年代都不能例外——考虑到网游的诞生相当晚,因此我觉得如果我们想要解决未成年人的暴力行为问题,把焦点对准网游,从逻辑上来看并不太高明,至少可以算作「没有抓住主要矛盾」。

当然我也担心,会不会有另一种可能:因为网游的影响,导致暴力行为的存在虽然没有改变,但其数量在缓慢而不为人察觉地增加,因此我也翻閲了一下未成年人的犯罪率,为了保险和真实起见我引用了中国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数据:

“未成年人犯罪得到有效控制。全国未成年人犯罪人数、犯罪率和青少年作案人员比重继续降低:

  • 2017年,全国未成年人犯罪人数为32778人,比2010年减少35420人,降幅达51.9%。
  • 未成年人犯罪人数佔同期犯罪人数的比重为2.58%,比2010年下降4.2个百分点。
  • 青少年作案人员佔全部作案人员的比重为19.3%,比2010年下降16.6个百分点。

- 数据来源:2017年《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11-2020年)》统计监测报告

当然,犯罪行为和暴力行为还是有质的区别,然而多数未成年犯罪都是先从轻度暴力行为出发的,所以这个数据的降低,我认为已经很能说明问题。

另外一些朋友会说,道德审查更多的是为了维护行业健康发展,没见到现在的氪金页游都烂成什么德行了吗?

氪金页游我也是讨厌的,不过遗憾的是,我实在不能理解这个道德审查委员会,及其前身广电总局的游戏审查部门,对于氾滥的垃圾页游产生过或者即将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从历史经验来推测,这些页游在广电总局时代没有被封禁,那么我也没有任何理由相信,它们会在广电总局衍生的道德审查委员会的手上遇到什么困难;从现实情况来看,目前已知的被拒发版号,责令整改甚至直接下架的游戏中,我看就没有那些我们耳熟能详的「一刀999级」的身影。

既然其对未成年人的成长帮助存疑,对行业发展也没有什么好处,那么在游戏审查里面引入道德审查,究竟是为了啥?这时候我看到了澎湃的一篇详细报导(网络游戏道德委员会在游戏监管中扮演何种角色,如何影响行业),于是恍然大悟,原来是为了「提升网络游戏思想文化内涵,向人民群众提供健康有益的文化娱乐产品。」

这可是新华社的原话,大概意思就是这是通过提升网络游戏的思想文化内涵,从而提升一下当前整个社会的思想和道德水平。

提升社会的道德水平当然是一件好事,我认为这和提升经济水平、生活水平一样重要。但有一点问题在于,当我们一股劲要提升经济发展水平时,手里是很多数据可以看的,包括钢铁产量、电力消费量、社会零售总额等等,这些数据的作用在于帮助我们检查自己到底做得怎么样,从而相应进行一些调整,修改错误的行为,让正确的行为得以延续,保证经济水平的持续提高。

通过观察提出定义和假设,然后投入劳动进行实验,观察结果并得出结论,指导下一次实验,这个假设——实验——结论三部曲,就是现代科学思想。

遗憾的是,道德没有任何一个数据可以参考,这导致后面的实验和结论步骤都困难重重。我并不知道自己产生了某种想法、做了某件事之后,我的道德水平是因此变高了还是变低了,抑或是没有任何影响。同时据我所知,海内外无数哲学家在这个问题上争吵了几千年,到现在还是谁也没能说服谁。而公众所认同的道德规范也随着时代发展一直在改变并且在很多问题上还变化特别大。

历史一再证明着一个事实:把不合时宜的、过时的道德观念加到新的、变化了的形势和人身上,往往都意味着无可挽回的伤害和悲剧。这方面的教训我觉得我们并不缺,因此我想我们还是应该总结出一个经验,那就是在道德这个问题上,要顺应时代和民众观念的变化,让民众自己去选择道德,而不是强加某种道德给他们——至少在我们研究出可靠的道德检测手段之前是这样。

如今,我们都已经开始要根据某种道德标准来干涉实体经济了,我想这至少隐含了一个前提,那就是我们的道德审查委员会及其成员,手里面已经掌握了人类发展的终极道德真理以及检测它含量的技术,这无疑是「可喜可贺」的。

不过对于道德委员会的作用,我还有另外一个比较阴暗的想法。

在我看来,打造一个国家和打造一个像 App Store 一样的开放平台差不多,手里掌握了一大批人和他们的财产,就像苹果掌握了大量用户一样。这些人有各式各样的需求,有些需求是国家政府或苹果可以满足的,有些是他们没精力和时间去满足的,于是开放了市场给所有企业都来挣钱,正如开放了 App Store 给开发者一样。

这样看来,政府对企业的税收本质上就和苹果收取开发者平台分成一个道理。

我想我们还记得一个新闻,去年苹果和微信,曾经围绕着公众号打赏要不要给苹果30%分成的问题起了不小的争执,其实在我看来无非就是苹果觉得微信过手的钱这么多,自己也该分一杯羹。可惜苹果就吃亏在开发者协议写得太死板,应用内购买的行为定义都是根据过去的情况来列举的,所以遇到了直播送礼物、公众号打赏等多种新鲜事物,还必须要经过一番协议的调整和谈判,才能吃到想吃的这块肥肉。

如果蒂姆库克愿意到中国来学习一段时间,我想他会很快学习到另外一种成本更低的操作方式,那就是成立一个「App 价值观委员会」。

对于这个委员会的运作,我倒可以给出一些来源于中国特色建议,其中最核心的就是开发者如果想要上架 App,把那些协议的条条框框都读多熟练甚至背下来都没用,因为「一切解释权归 App 价值观委员会所有」。开发者真正唯一可行的办法其实只有交钱,金额大小完全视开发者的「肥瘦程度」决定,在这个过程中适度放开一些没什么油水可捞的开发者,再适度封堵几个确实和当前大众价值观不太符合的 App,以便赢得外界民众的支持呼声。

通过这种方式收钱,苹果可以说是稳居于不败之地,想捞多少捞多少,岂不比去年劳心劳力的谈判、改协议来得轻松得多?

原文已刊载:端传媒 - 《读者来函:网游道德审查会是干什么的?》

欢迎关注我的其它发布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