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善意,保护和欺骗 ——《再见列宁》

和我年龄差不多的小镇青年,大概都有过小时候看电视,遇到接吻、性爱画面时,被父母挡住眼睛不让看的经历。

但这种遮挡几乎是毫无必要的,就我的经历来看,小时候聚在一起的男生们,几乎是在会说话和打架的同时,就学会了和性有关的大量脏话,在我爸妈第一次试图挡住我的眼睛的时候,那些画面对我来说早就不陌生了。

之所以说起这个遥远的故事,其实是因为它和这部电影里面的剧情有非常相似的元素——为了保护而进行的某种掩盖和欺瞒。

生于冷战时期东德的男主角阿历克斯,为了不让自己虚弱的母亲受到精神刺激,隐瞒了在母亲昏迷期间东德已经消失了的事实。他用上了各种道具、自制视频,和其他母亲的老友串通,营造了一个东德社会和东德共产党依然在正常运转的假象,但影片末尾,母亲还是知道了真相。

知道真相的母亲其实并没有怎么样,没有晕倒,非常心平气和的接受了这一现实。然后,母亲反而开始配合儿子,不去戳破儿子给自己营造的氛围。于是这场儿子对于母亲的善意欺骗,又变成了母亲对儿子的善意欺骗。

我们可以发现,不管是遮住我眼睛的爸妈,还是给党员母亲营造东德的那个儿子,这些故事中的欺骗方都有一个假设:被欺骗者无法接受这些现实,或者说还不到时候去接受这些现实。

但是我并没有我爸妈所认为的那么单纯,甚至可以说相差甚远。因为前文所属的原因,对我爸妈总是在看电视的一些时刻挡住我眼睛这一事,我一直没有太多反抗的表示。时间长了,这种毫无好奇心的表现和我在其他领域的浓烈好奇心形成了重大反差,于是在某个我也记不清楚的时刻之后,爸妈也懒得进行这种形式上的努力了。

而阿历克斯和他妹妹的母亲,离他们的想象的那个母亲距离其实更远:他们一直认为背叛了东德,背叛了家庭的那个父亲,其实是被自己母亲的犹豫和畏惧而害得妻离子散的可怜人;而他们眼中勤勤恳恳,为党为国的母亲,其实在很早的时候就和父亲策划要逃亡西德,并且在因为自己的懦弱而没有成行之后,还继续截住了父亲寄给孩子们的信,仅仅为了维持“父亲才是家庭的背叛者”这个谎言。

母亲做了这么过分的事情,但是看完电影的我们却没法责备她,不管她出于什么原因想要携家逃往西德,她都可以说是那个被严密管控的时代里愿意冷静独立思考的人之一,她唯一的错误是在未知面前因为恐惧而选择了半途而废,但这样的恐惧我们每个人都有——我们无法责备别人没有做到一件我们自己都无法做到的事情。

站在母亲的角度,站在那个逃往西德的时间窗口刚刚关闭的时刻,两个孩子的父亲已经去了西德,她和他,孩子们和他,可能永生再也无法见面,但她需要肩负起母亲的责任,而为了实现这种责任,她需要有一个正面的母亲的形象,这也是她截下父亲的信件的原因。

这个故事里的每一次欺骗,都是有着善意的理由的,母亲在关于父亲的问题上欺骗孩子们,孩子们长大后在关于东德的问题上欺骗母亲,而母亲弥留之际,为了不让儿子感到心血白费,依然配合他看完了所谓的东德新闻。

故事讲到这里,似乎这个剧情只是为了告诉我们家庭、亲人之间的善意和温情,以及这种善意和温情伴随而来的一些欺骗和隐瞒。但是这个故事放在德国二次统一的时代背景下,命名为《再见列宁》,似乎都在告诉我们,这个故事不止于此。

影片故事背景的时代,是西风压倒东风的时代,资本主义裹挟着廉价的汽车、冰箱和电子手表无往不利,冲垮了社会主义前线上的无数国家,也冲击着那些地方的人民的心灵,一直到今天,我们还能从那个时代的出国者的讲述当中,感受到那种巨大的贫富差距所带来的冲击,这种冲击不止改变了他们的生活方式,也改变了他们的爱憎,喜好,整个世界观。

1991年4月,杭州基督教青年会

尽管很多人都没有明说,但是站在那个时代,被欺骗感最强的无疑是社会主义国家的人们,就像影片中,柏林墙开放之后,阿历克斯母亲所住的医院隔三岔五就有医生抛弃病人,去西德找工作一样——没办法,资本主义的生活方式实在太吸引人民了。

但社会主义,以及社会主义国家对于资本主义的那些描述,就真的是彻头彻尾的欺骗吗?当然不是。

我们不能忘记也无法否认,曾经存在过的那个红旗插遍亚欧大陆,国际歌被翻译成几十种语言的年代,资本主义大本营的美国政府人人自危,因为全球的知识分子、工人、农民都向往那个地上天国,他们自愿、无偿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去保卫它。

因为在那个时代,最大的谎言却是资本主义。

因为在那个年代,工人们看不到劳动的价值,他们只看到资本家不劳而获,坐地收租,镇压工人,噤声良知。

因为在那个年代,工人们勤劳奋斗一生,都无法获得资本家的孩子出生时就拥有的财富,这种差距甚至从物质的层面向精神的层面进攻,笑贫不笑娼成为了社会的常态。

彼时的欺骗和被欺骗者,在半个世纪后完全调换了过来,这场幻梦与幻梦的交换,在人类的历史上还将继续进行下去,《再见列宁》之后,我们还会再见列宁。

德国盖尔森基兴市立起一座列宁雕像

在最后放给母亲的影片中,阿历克斯的朋友扮演的主持人说道:

成千上万的西德人民走向东德,
他们想从资本主义的生存竞争中解放出来,
并非所有人都想参与职场争斗和拜金主义的活动,
并非所有人都受得了弱肉强食。

欢迎关注我的其它发布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