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科比,为每个努力活过的人

很多时候,我都是一名科黑。
在那些对科比和他的粉丝而言的重要时刻,我都基本上无一例外的站在他的对手那边。

Kobe Bryant

和现在不一样的是,在我还打篮球、关注NBA的时候,朋友里面讨厌他和喜欢他的人基本上一样多,他的粉丝几乎能和所有其他球星的粉丝吵起来——乔丹、麦迪、艾弗森、詹姆斯等等。
但是时间磨平了那些情绪的今天,阅历的丰富也让我更加能容忍那些和我不一样的人,现在回头看,除了那个总是说不清楚的强奸案,其实大多数科黑应该也和我一样,是出于对科比的“黑肘”的一种厌恶,但现在回来看来,他的好胜心和他的不择手段,其实不过是一枚硬币的两面,如果我们要欣赏他身上的坚强、上进,我们就不能幻想他是一个必然会恪守一切裁判都看不到的规则的人。
那不是他。
撇开那些打球风格的争论,我看到的是一个坚持把自己逼了一辈子的人。
年龄越大,越知道“自强”是一个多么难坚持的事情,年轻时看过的偶像,黑过的别人的偶像,也更多的撇开他们个人之间的区别,而更多的去欣赏他们身上共通的努力和坚持。
科比去世的那个早晨,在多次确认了不是谣言之后,很多的画面浮现在我脑海里,甚至我都惊讶于自己脑袋里还装有那么多科比的细节:

  • 湖人王朝时期,青涩的他夺冠后跳到鲨鱼身上,像个得了玩具的弟弟跳入大哥哥的怀抱;
  • 鲨鱼出走后,在季后赛边缘痛苦挣扎,拼命刷分却总是无法获得想要的结果的他,那时候每一场失败的比赛终场哨响后,他的眼睛里都是空洞和疲惫,抬头看计分板——我现在回想那眼神,和每一个看不到未来的、半大不小的男人都一样;
  • 08年,有了加索尔加持的他终于来到了总决赛,最后一场,我打开电视的时候已经是最后一节末尾,他们落后三十来分,我看到皮尔斯在防守他,两个人还是那么专注、谨慎,好像每一球都是生命里最后一次。
  • 不记得是哪一年的全明星赛,科比和奥尼尔在场下休息的时候坐到了一起,导播停在那个画面,看着他们开心的聊了很久,那时候我并不能理解他们之间的恩怨,于是简单的理解为他们都是在为场面而表演和谐,现在看来还是我想得太多了,也太幼稚了,正如今天奥尼尔在一场节目上痛苦回忆科比时候所说:Life is hard.

是的,人生实苦,我们每个人都不过是一个脆弱的蝼蚁罢了,恩怨、利益,都太无聊了。
然而在这脆弱的人生中,总是有人像科比一样,坚持凌晨四点钟的训练,坚持休赛期的自我磨练和加码,三十岁了依然要去拜师大梦学习背身脚步,纵使生命像是扬起又必然落下的沙子,他这样的人,还是总要把有限的沙子玩出自己的花样。
我很欣喜,能和这样的人生于同一个时代,我也很遗憾,他走了,在意志力的较量上,我再也不能把他当作一个活动着的对手来看待。
这个坚强的敌人啊,甚至连他垂垂老矣的样子都不让我们见到。
他退役这两年来,我偶尔看到他的一两条推特,我还记得有一次,他发了一张自己穿着魔法师长袍的衣服,向着电视机,我想他大概是又希望施展一次,曾经在场上施展无数次的魔法。
对于一个天赋异禀的篮球运动员而言,他的人生太短暂了,41岁,穆托姆博41岁的时候还在火箭队服役,而同样41岁的科比却要被上帝就这样带走,更残酷的是被带走的还有他的女儿。
在他退役以来,有限的几次唤起注意,大多都和他女儿相关,比如被女儿称“不懂篮球”,比如他被女儿突破的视频等等。
他和女儿走了,去往另一个世界,有时候就是这样,对你的青春无比重要的人(哪怕是敌人)的离去,让人突然感觉到时间的不可抵抗的流逝,你以为你的世界会是什么样,会一直在那里,其实现在回头去看NBA,好多人正在成为另一代人青春的偶像,然而你却都不认识。
我想这也许是人越活下去,越不害怕死亡的一个原因吧,你熟悉的那些人和事都待在另一个世界,相比那个世界,你所在的这个世界反而更加的难以理解和亲近。
我们无法揣摩终点,倒不如就交给那个未知的力量,但在终点之前,我们至少可以像科比一样,把有限的生命,用力的、倾其所有的去活。
最后,放上一部我最喜欢的科比的广告《Don’t Love me, Hate me》与所有用力活着和用力活过的人共勉。
Rest in Peace, Kobe Bryant. Hope we meet in another world.

>"Love me, when you become greater."

欢迎关注我的其它发布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