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视频】第一期 新沙皇:复兴or陨落?

俄乌战争已经过去了接近 48 个小时,很多人都在玩梗,似乎结局已经注定了,那我来斗胆说个和大家不一样的观点:普京很可能无法达成他的战略目标。

他的战略目标是什么:去纳粹和去军事化,两个战略目标都是追求独立自主的乌克兰民族所无法接受的。

什么是新纳粹?对乌克兰地区的新纳粹思潮,我们很多人都缺乏了解,其实就是乌克兰的极端民族主义,这种思潮倡导构建一个乌克兰民族,并且按照本民族的意愿去选择外交政策,那么为什么乌克兰地区的民族独立组织,比如亚速营,他们的徽章、标志还有风格总是往纳粹上面靠呢?因为所谓的乌克兰民族,其实建构时间非常短,所以他们缺乏历史,缺乏历史的民族想要在思想意识上独立,只能拼命的反对自己曾经所属的那个母体——就是俄罗斯民族,对自己的母体否认越激烈,他们的自我认同就越强。其实这种行为我们一点都不陌生,韩国也是这样,不过那是另一个话题。

所以呢,为了反对俄罗斯的一切,他们也连着俄罗斯的历史都反对了,而历史上的纳粹,就是俄罗斯的前身苏联的死敌,所以前几年我们也会看到不少乌克兰民族主义者对当年的苏联老红军施暴的新闻,这些年轻人的根源诉求是独立,所以,那些阻碍他们独立的敌人的一切历史相关人物他们都要反对,敌人褒奖的,他们就要贬低甚至侮辱。这样我们也能理解,为什么乌克兰人希望倒向欧盟,倒向西方,因为北约也是前苏联的敌人,乌克兰民族在用非常激烈的方式确证自己的独立,这里面当然有西方媒体煽动和宣传的因素,但我们不能忽视的是,是前苏联在东欧的负面历史,才导致了乌克兰人普遍的独立意志,有这样的独立意志,才有了媒体煽动和宣传的空间。

当然这里我还是要说,苏联老战士们是无辜的,他们在他们的时代选择了正确的事业,不管后来的希望独立的年轻一代对那段历史有什么看法,但他们的时代,纳粹就是全人类的敌人,为了打败纳粹而进行的战斗,是人类伟大的智慧和勇气的体现。

总之,新纳粹在乌克兰的存在和蓬勃生长,绝不是一个偶然现象,而是前苏联在当地执政失败导致的深远的历史回响,不管是在 1991 年乌克兰脱离苏联的公投中,还是在 2014 年的民意调查中,支持乌克兰独立的居民都超过了半数,从 2015 年开始,亚速营的志愿者已经归入了乌克兰国民卫队,而且他们的基层组织仍然在运作, 甚至还能组织儿童军、青年军参与政治教育和军事训练 ——不要小看这一点,能够获得家庭和儿童的支持,说明这个组织的理念和主张在乌克兰基层群众那里始终有非常广泛的认同。

当我们看到基层民众对一种思想如此广泛的认可时,我们应该有的反应不是嘲笑,而是对这个民族向往独立的意志做更准确的评估,当然,这种意志现在即将面临现实实力差距的严峻考验,这是历史的必然,所有的民族独立,都是要靠血与火去争取的。


所以,普京先生的反纳粹,和二战中的反纳粹完全是两码事,他开战时声称的两项战略目标,很可能把他自己放在了过半数的乌克兰人的对立面,就算他能打败泽连斯基的政府,但他无法打败几千万人的民族。

我们再看看他的的宣战演讲,去找一下他的基本盘,他所立足的宣战道义点,是俄罗斯民族的历史渊源,换句话说,他期望的这场战争的国内支持者,是俄罗斯民族主义者。

那么这些人能给他多少支持呢?或者说,狂热到认可这场战争,认可乌克兰是本属于俄罗斯领土的这种民族主义者,在俄罗斯境内还有多大比例?至少从现在我所知道的信息来看,不太乐观。

开战到现在,包括圣彼得堡在内的 50 多个俄罗斯城市都有民众自发的反战游行,而期待中的俄罗斯民族主义支持者却没有看到像样的行动。除非这场战争可以在几个星期内以俄罗斯的全面胜利而结束,否则普京的权力基础一定会发生肉眼可见的动摇,但在西欧各国以及美国对乌克兰的资源支持和同步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下,这种短期内全面胜利的可能性,我看非常渺茫。

战争从来就不是比国土大小,也不是比经济体量或者军事装备,战争是政治的延续,是两个民族的忍耐力和意志力的较量,现在的俄乌战争,至少在当前这个阶段,已经被普京定义为了俄罗斯民族主义和乌克兰民族主义的战争,当然,他也不承认所谓的乌克兰民族的存在,他甚至还期待着乌克兰军队投降,但我相信现实会很快让他认识到自己错得有多离谱,而俄罗斯也很可能在这场战争中承受自苏联解体以来最大的失败。


最近几天,有一位 20 世纪的朋友常常被拿来和普京相比较,这位朋友就说过一句非常经典的话:战争是一扇紧闭的门,只有一脚踹开,你才知道里面是什么。

拿破仑打败奥地利神圣罗马帝国的时候,没有想到过他开启的不是法兰西的辉煌,而是被神罗所束缚的德意志民族;日本侵略中国的时候,他们的眼睛只看着腐朽的国民党政府,却无意中催生了一个团结而强大的中华民族,以及这个民族的代言人。

历史上这样的案例还有很多很多,所有不能短期内结束的战争,最终的胜利都属于某一方的反对派,很多人幻想的那种把所有国力都用于战争并打到最后一刻决出胜负,实际上根本就不会发生,俄罗斯的账面实力的确强于乌克兰,但在将战争进行到底不死不休的意志上,乌克兰人则远强过俄罗斯。

如果俄罗斯民族主义者不能提供足以匹敌乌克兰民族主义那样的支持,普京先生就很可能面临一个沙皇式的结局,那些曾经被他用铁腕手段所镇压的反对派,在普京忠心耿耿的军队损失惨重的时候,在普京本人的国内声望一落千丈的时候,在俄罗斯普通人的生活水平因为制裁而迅速下降的时候,他们将最大程度的吸收民意,并在某个合适的契机爆发出来,俄罗斯的新沙皇将失去他的宝座,但会是什么新的力量上来,我们目前还无从知晓,也许和上世纪那一场沙俄的溃败一样,我们会迎来一个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东西。

这场战争绝不仅仅是欧洲的事,目前主要欧美国家相关集团已经出台了对乌克兰的在军事装备和财政上支持,以及对俄罗斯的制裁计划,而中国和印度则保持着中立表态,当然,说是中立,但其实等同于支持,但是这两个大国都同时和美国集团有着多方面的联系,所以未来最值得关注的,就是这两个大国的态度。

在战争爆发前几天的 2 月 20 号,纽约时报就有记者发表评论,指出俄罗斯最近在乌克兰的强硬姿态和中国有密切的联系,并且表示“现在的中俄关系就是当年尼克松总统最担心出现的结果”,美国舆论界已经开始反思近十年的对华敌对限制政策了,这样看来,局势可能会变得更加复杂。

就在俄罗斯侵入乌克兰的同时,美国对非洲东北角的索马里,以色列对叙利亚都展开了行动,现实世界不是回合制游戏,没人会等你下完手上这步棋再做反应,蝴蝶效应已经开始了,这些都对我们影响深远。

无论如何,欢迎大家来到新时代。

欢迎关注我的其它发布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