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视频】第三期 莫迪打击谣言,川普启动真相

朋友们好,2022 年 3 月 19 日,这里是逸文笔记。

首先我们回顾一下上期话题,关于县城高中的衰落,有观众看完后给我补充了另一个原因,我觉得这个信息也很有价值,他说县城高中的衰落原因,除了比上不足,还有一个原因是比下也不足。过去,县城高中缺老师的时候,可以直接向下面的乡镇初中借调,因为当时县中工作环境和薪资水平都比乡镇要好,所以乡镇初中教师很乐意去县中,把它视为一个上升通道。

但是这些年来,我国对乡镇教师增加了不少财政和行政上的支持,乡镇初中的教师,和同级别的县中教师相比,收入差异并不大,甚至在升级评优上面还有不小的优势,如果再把工作强度纳入考虑,县城高中就基本没什么吸引力了,因此很多时候,乡镇里的老师也不愿意去县中。

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市场激励被扭曲的结果,这也反映了我国的城乡发展问题的复杂性,因为人类都是趋利避害的生物,在纯粹的市场环境下,人们都希望自己的决策和行动能带来总收益的增加,用直接补贴的手段把乡镇教师的待遇提高,看似皆大欢喜,但却削弱了乡镇教师继续往县中发展的动力,这说明在市场经济环境下做城乡协调发展,不是多给钱就能解决的,还要考虑如何保护和保留市场原有的激励机制。

因此我还是认为,从结果入手,把高考指标分到市里或者县里是一个更好的方案,相关的阐述大家可以收看第二期逸文笔记,这里不再多做介绍。


好,这一期首先跟大家分享一条被俄乌战争掩盖住的新闻:上个月初,印度政府约谈了谷歌、facebook 和推特等互联网公司,要求他们更加主动的处理平台上的非法内容,印度方面称,这些非法内容有些是毫无根据的谣言和阴谋论,有些则涉及印度的军事、外交和选举等敏感信息。

根据路透社报道,这次会议的讨论过程”非常激烈“,争议的焦点在于,印度方面希望这些平台能承担起监管责任,主动去处理非法内容,但目前这些平台都只是被动的接受请求,并且还要做审核,这导致了过去两个月内,印度官方多次采用了国家紧急命令来关掉 55 个 Youtube,Facebook 和推特账号,以阻止谣言和敏感信息的传播。

这条新闻的特殊之处在于, 印度的现任总理莫迪,曾经一度和这些互联网新媒体关系非常火热 ,他能在 2014 年和 2019 年两次当选印度总理,社交媒体功不可没。2015 年他还被时代周刊评为了互联网 30 大影响力人物,当时他的推特粉丝超过 1200 万,在政治人物中仅次于奥巴马,要说推特治国,他才是始祖。

但是最近一两年,印度政府在莫迪的领导下,却对这些社交媒体公司反复施压和指责,和从前的态度大相径庭,我认为背后主要是两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当然就是谣言真的给印度社会带来了伤害,2018 年,一则被剪辑过的视频在 facebook 旗下的聊天软件 WhatsApp 上迅速传播,视频内容是两个骑摩托车的男子拐走了在街边玩耍的小孩,并且在片尾还加上了印度警方的提醒,说这是一伙来自印度北部地区的人口拐卖集团,提醒观看的人照顾好自己的小孩,不要让小孩单独外出。

这段视频的迅速传播在印度社会引起了巨大的紧张和恐慌,印度南部的泰米尔纳德邦,一名被误认为人贩子的男子被当地群众绞死,而另一名 63 岁的老太太,因为在寺庙里给小孩发糖果,也被当作人贩子而当场打死,整个印度有二十多人死于这条谣言造成的社会冲突。

但最后经调查发现,那段视频其实是印度邻国巴基斯坦拍摄的反人口贩卖宣传片的片段,被造谣的人改成了像是监控录制的效果。

一条谣言之所有能造成这么大的伤害,主要是因为印度的宗教、种姓等各方面社会矛盾都相当尖锐,再加上随着互联网渗透率的进一步提高,印度互联网用户群体,平均的教育水平和辨别能力反而是在下降的,于是让谣言有了更多的传播节点和更大的传播声量。

所以,面对这样的社会局面和发展趋势,莫迪要求社交媒体在识别和处理谣言上主动承担更多平台责任,我认为是无可厚非的。

第二个原因,我认为和莫迪本人面对的选举形势变化有关。

在 2014 年莫迪崛起的时候,不管是在党内还是党外,他的形象都是一个与新媒体为伍的创新派,其个人影响力甚至超过了他所在的印人党,不少选民表示,如果莫迪不是候选人,他们宁愿把票投给其他党派。也是这种独一无二的个人影响力,让莫迪在多个党内老派政治家的反对中%% L. K. Advani - Wikipedia %%,依然被推选为总理候选人。

而在党外,他的竞选对手,国大党的候选人拉胡尔,当时甚至都还没有开通推特账号。在这样巨大的先发优势下,当时就已经有上千万粉丝的莫迪,当然会把 Facebook 和推特这些新媒体公司当作自己的重要盟友来争取和维护。

但是,利用新媒体来赢得选民,这种技术也是会扩散的,尤其在 2014 年莫迪大胜之后,大家都开始研究他的成功秘诀,到 2019 年第二次大选的时候,莫迪就发现,他的对手国大党已经有了非常健全的新媒体运营团队,其候选人拉胡尔,也已经学会了非常熟练的使用各种社交媒体甚至直播来和选民互动沟通。

到我做这期节目的时候,我看了下,拉胡尔的推特粉丝现在达到了两千万,快要达到莫迪的三分之一了,这些年来两个人都在增长,但是差距明显在逐步变小。

总之,随着时间的推移,莫迪在新媒体上的先发优势必然会被慢慢的追平,并且我想他也很清楚,时间不再是他的朋友了。因为社交媒体的竞争,往往需要高密度的分享个人生活细节和思想观念,来拉近和选民的距离,获得年轻人的共鸣,在这方面,莫迪作为一个 50 后,很难和作为 70 后的拉胡尔竞争。

但是,莫迪也并不是坐以待毙,2015 年六月,就在他第一个任期刚刚开始一年的时候,莫迪的团队就发布了他的同名移动应用,覆盖苹果和安卓系统,这款应用的功能包括新闻、视频、聊天、社区、电商和政治捐款,甚至还有待办事项,莫迪和他的印人党,用这款 app 做党内管理以及选民沟通,选民也可以用它来看时政新闻,购买周边或者直接捐款支持莫迪,还有了解最新的地区和中央提案等等,总之,所有需求都包了。

这款 app 曾一度冲上苹果和谷歌两大应用商店印度区免费榜第一名,在 2018 年时据称已经有了超过一千万的活跃用户。

所以,一边是自己的优势越来越不明显的社交媒体,另一边,则是搞得风生水起的自有平台,曾经的铁杆盟友,当然也就变成了几家公事公办的外国公司,并且莫迪肯定很希望把 Facebook 和推特的粉丝都洗到他的独家平台上去,所以任何可以向这些公司施压的机会,他都不会放过。

好,下一条新闻,上个月 21 号,美国前总统川普,发布了一款新的社交媒体应用,名字叫 Truth Social,真相社交,这款 app 基本就是川普原来最爱用的推特的复刻版,发布三天内就登上了苹果 AppStore 美国区免费榜第一名,但是后续发展却不是很顺利,很多用户反馈在注册界面一直重复报错,幸运的完成注册的用户又发现他们其实只是进了一个排队等待的列表,目前据说已经排到一百多万名了,能真正用上的人并不多,于是这款 app 很快就从榜单上掉了下来,到现在总榜里已经看不到了,在社交软件里面排第 19 名。

据媒体报道,川普似乎对自家 app 的不稳定表现很不满意,经常在会议中发飙,质问下属技术问题的原因,以及什么时候可以开放使用。

看来川普可能低估了从头做一个社交媒体软件的难度,这不仅仅是开发一个应用那么简单,他还需要整个互联网基础设施的支持。

比如去年在国会山暴动后还坚持支持他的社交软件 Parler,当时就连续遭遇了应用商店、云服务、支付渠道、数据库以及域名提供商等多个互联网基础设施公司的短连和停止服务,这种全方位封杀也让这个社交软件直接变为不可用状态,一个多月之后才重新恢复上线。

现在看来,没有在总统权力尚在的时候就做好自立门户的准备,是川普最严重的战略失误,这方面莫迪比他有远见得多。不过我倒是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既然川普个人影响力尚在,缺的只是一套愿意支持他的互联网基础设施,咱们这刚好都有,要不考虑考虑中国的社交媒体?反正这么多年,中国的反对派跑路目标都是美国,也该有个反向的案例了,微博的来总,B 站的叔叔,如果这条视频有幸被你们看到,可以考虑考虑邀请一下。

好,这期就聊到这,朋友们我们下期再见!

欢迎关注我的其它发布渠道